美国侨报网 2020-06-11 13:10:33

【侨报讯】杜克大学全球卫生与公共政策教授、医师GavinYamey与加州大学全球健康科学研究所名誉教授DentT.Jamison10日在《时代》周刊(Time)上联名发文,总结美国应对疫情的疏漏,敦促美各级政府积极应对,力挽狂澜。

8日,纽约珠宝街的商铺开始营业,当天是纽约市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第100天。当日,纽约市进入重启第一阶段,建筑业、农业、制造业重新开工,零售商店可以采取路边销售或者预约提货的方式经营。纽约市政府估计,当天总计复工人数约40万。(图片来源:中新社)

全文摘译如下:

新冠肺炎疫情给美国带来了持续的威胁。这个国家刚刚在这场疫情中达到了一个可能不会引起太多关注的悲惨里程碑——美国国内的新冠肺炎死亡率目前已超过340人(每百万居民),这一比率是中国的100多倍。

不只中国大陆保持了低死亡率。奥地利、德国和希腊的人均死亡率均显著低于美国;在东亚和太平洋地区,澳大利亚、香港、蒙古、新西兰、新加坡、韩国、台湾和泰国等国家和地区都将其死亡率降至7人(每百万居民)以下;有9600万人口的越南未报告任何死亡病例。

根据已有信息及早采取有效行动的国家皆能够避免疫情造成严重后果。在新冠肺炎死亡率上的巨大差异说明了美国和其他国家在应对疫情的有效性上存在巨大差距。

2019年12月8日,中国出现了第一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12月31日,中国政府向世卫组织(WHO)通报疫情。1月12日,中国科学家已经确定了导致这种疾病的病毒,并与世界分享了该病毒的基因序列,以便所有国家都能进行病毒检测并开始疫苗研发。

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其他保持低死亡率的国家也采取了与中国类似的控制措施,它们也积极发起“检测与追踪”、社交疏离和佩戴口罩的行动。

与此同时,美国却浪费了战胜病毒的机会。

在第一批新冠肺炎病例出现在美国后的至少6周内,联邦政府和多数州政府都未发布居家令,或是采取诸如积极检测、自我隔离、接触追踪或强制隔离的措施,其间在隔离和护理问题上还出现了财政阻碍。这种缓慢的反应让病毒得以在数周内不受限制地传播,几乎未被察觉。结果就是:美国现在是世界上新冠肺炎病例最多、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受灾最严重的两个州是纽约(死亡人数几乎占全美数据的3/10)和新泽西(死亡人数占全美1/10)。即使将人口数量作为控制变量,美国仍是每日新增病例数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

不幸的是,我们未看到任何迹象显示联邦政府正在采取协调一致的全国性紧急方案来扭转局面。

白宫的新冠病毒检测专家、海军上将布雷特·吉罗尔(BrettGiroir)正准备卸任,目前暂未拟定应对其卸任的计划。虽然美国每天要进行将近50万次检测,但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却是,我们所需要的日检测量在100万到1000万次之间。同样地,我们也未对接触者进行足够的追踪,而只有这样做才能让疫情得到控制。假设保守估计,每一个新病例需要进行5次接触追踪,那么目前只有8个州拥有足够的追踪能力。

来自中国等国的数据表明,在这场疫情中,严重的生命损失并非不可避免。希腊、新西兰和越南等国部署了不同战略,但其共同点皆包括早期和强有力的政治承诺、采用科学方法以及严格遵守世卫组织发布的检测、接触追踪和有效隔离的抗疫指导方针。

在这场疫情中,美国令人清醒的死亡率呈现出的一个残酷事实是:其中许多死亡是可以避免的。

尽管没有任何国家能够规避疫情带来的无可避免的经济阵痛,但迅速、协调行动的政府大体上能够避免病毒给国家造成的最坏影响,能够拯救万千生命、重启经济。而美国却在继续浪费宝贵的时间。

美国现在面临着安全重启和控制疫情的双重挑战。除非能够积极吸取成功抗疫国家的经验教训,否则美国的死亡率还可能继续上升。(完)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6836953282603123208/?tt_from=weixin&utm_campaign=client_share&wxshare_count=1&timestamp=1591874924&app=news_article&utm_source=weixin&utm_medium=toutiao_ios&use_new_style=1&req_id=202006111928440100140411572916FA5B&group_id=6836953282603123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