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高级撰稿人Ken Silverstein,
2019-12-09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为了拓宽其市场准入范围,并帮助其压低价格,中国正在起动一个名为大湾区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新交易所。该交易所将为无数大小不等的买家和卖家牵线搭桥,交易范围为原油、液化天然气、乙烷、电力、碳排放信用、化工产品和能源衍生品。利用基于云计算的区块链技术,中国正在中东、非洲和拉丁美洲建立枢纽中心, 为其参与国收集和分析能源市场数据。

大湾区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董事长龚家龙上月在北京与记者举行的圆桌讨论会上表示:“放眼中国,会发现小企业不知道该如何吸引资金和技术,“”我们提供了一个透明的交易渠道,该交易所可以完成这项使命。百分之九十的小型企业无法做到相互联系,不知道去哪里寻找资金和技术,但如果它们是交易所的会员,就有机会接触到所有的中国同行,此交易所的目的就在于此”。

中国蓬勃发展的经济迫切需要石油和天然气以及两者衍生的化工产品。因此,中国公司正在寻求在这些领域进行投资,特别是与美国制造商一起投资。这样的平台本质上是一项配对服务——一个引入所有参与者的平台。由于透明,所以效率更高价格更低。在亚洲,非常急需此类交易平台,天然气在美国很便宜,但将其冷冻并运输到中国后,其价格可能会上涨两倍。

为什么要在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很少的中国建立此交易所?因为中国具有所需的炼油厂,可以分解各种化学品和衍生物,它们都被用于制造和生产,且几乎是每一消费品的组成部分。

此外,龚家龙董事长表示,该交易所是一项颠覆性技术,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低价获得这些资源的机会。例如,俄罗斯是一个主要的石油生产国,它正在寻求新的销售市场。同时加拿大失去了在美国的市场份额,正在寻求亚洲的销售市场。大湾区面积5万平方公里,人口7000万,包括香港在内。

“我们相信该交易所将跃升为未来的主要中心”,主持圆桌讨论会的美国国家可持续发展中心总裁Eric Fang说:“一旦我们停止贸易战,你们会看到大量能源供应将流向中国。”

交易所可以增加透明度并降低价格,但也出现了一些担忧。首先,中国可能会触及到世界上那些与美国对立的国家,比如委内瑞拉——鉴于中美在香港与台湾问题的小争执,委内瑞拉的参与对中国几乎不是一个问题。与此同时,中国的私人融资平台可能会“挤走”中国正在创建交易中心的其它现有交易所。有了BP和埃克森美孚这样的潜在投资者,它将拥有雄厚的财力。

例如,在非洲,阿尔法港口(Alpha Ports)正在建立一个类似的交易所,也在为多个经济部门相互介绍潜在的商业客户。石油和天然气是该交易所的主要交易内容。

尽管如此,阿尔法港口的首席执行官金斯利·埃克威尔告诉记者,他觉得这两家交易所可以互补,并且他有兴趣与中国合作:“我确实看到有人能够把我们挤出投资市场,但我们有强大的网络。

为此,安哥拉向中国出售原油,但安哥拉需要石油衍生的化工产品。中国购买了安哥拉的原油后其进行精炼,然后将副产品出售给安哥拉。大湾区交易所董事长龚家龙表示,这是一种“互补”。中国可以生产10亿吨化工产品,其中一半用于出口,非洲几乎没有自己的炼油厂。

“我们不参与生产方面的竞争,”美国国家可持续发展中心总裁Eric Fang补充道,“该交易所开启了一种全新的交易动态,它会使价格一路下跌。”

大湾区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是一个创新的想法,它将使中国在国际能源市场上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它只是中国试图与西方实现经济平等的又一种方式。但中国强调,交易所对所有参与者开放,其主要目的是推动全球发展,产生连锁反应,实现共赢。